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企业赞助款转入个人账户也构成贪污罪
作者:李宏伟  发布时间:2014-10-20 09:12:51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12年2月份,时任蒲县文联主席的被告人杨某向县委、县政府申请召开首届文代会,并申请拨付20万元会议经费。同年8月2日,蒲县财政局将20万元经费拨付至蒲县文联账户,后被告人杨某又以举办“文苑放歌”大型文艺晚会的名义向某煤业有限公司要到赞助款39万元人民币:2012年8月27日,被告人杨某私自携带一份盖有蒲县文联公章的收款收据至该公司办理转款手续,要求该公司会计将款转入其妻子王某名下的一张农业银行卡内,该公司财会人员于2012年9月3日将款转入被告人杨某妻子王某名下的农业银行卡内。案发后,被告人杨某委托其妻王某将赃款退至公诉机关。

裁判:

  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自己作为文联主席的职务上的便利,以单位名义私自向企业要赞助款并且私开收据将39万元的赞助款打入其妻农行卡内,转款后,被告人杨某即未向上级领导汇报,单位班子成员和财务人员亦均不知情,且在案发后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足以证明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产的犯罪故意构成贪污罪。判决:被告人杨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赃款39万元人民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被告人杨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公款占为己有,其行为构成贪污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鉴于被告人系自首且涉案赃款案发前已全部追回,对被告人减轻处罚。判决:被告人杨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赃款39万元人民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评析:

    企业赞助款转入个人账户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由此可见,贪污罪的犯罪主体,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受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客体方面,侵犯了公共财物的所有权,和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正常活动以及职务的廉洁性,但主要是侵犯了职务的廉洁性;主观方面,直接故意,并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目的。故意的具体内容表现为,行为人明知自己利用职务之便所实施的行为,会发生非法占有公共(国有)财物或非国有单位财物的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的发生;客观方面,利用职务之便,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

    本案中,某县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简称文联)隶属县委宣传部,由财政列编列支。被告人杨某为中共某县县委组织部于2004年4月6日任命的县文联主席,符合贪污罪的犯罪主体要件--国家工作人员。其次,被告人杨某私开收据将企业赞助款转入其妻银行卡的行为侵犯了公共财产的所有权和国家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正常活动以及职务的廉洁性,符合贪污罪的客体要件。根据刑法第91条的规定:公共财产包括(1)国有财产;(2)劳动群众集团所有的财产;(3)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4)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本案中,39万元企业赞助款应属于刑法第91条第(3)项规定公共财产的范畴----用于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再次,杨某利用其文联主席的职务便利,将本应转入文联账户而转入了其妻王某的银行卡内,杨某和王某系合法夫妻,此时杨某就实际占有了公共财产39万元,其行为符合刑法规定中的贪污罪的客观要件。最后被告人杨某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分发占有公共(国有)财物或非国有单位财物的结果,而故意为之,符合刑法所规定的贪污罪的主观要件。综上,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本案的特别之处在于,如何判断被告人杨某具有非法占用企业赞助款的主观故意?转入个人账户的行为如何界定?

    犯罪故意是我国刑法确定的罪过形式之一,根据《刑法》第14规定,犯罪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主观心理态度。

    本案中,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杨某身份证明,证人证言,财务手续及情况说明,被告人供述与辩解等相关证据指控杨某触犯刑法,构成贪污罪。

  被告人杨某在庭审中否认自己有犯罪故意,并提供了相关证据。一是文联文化活动的计划安排、费用预算、活动开支及费用结算情况,证明财政拨款不足,其拉的企业赞助款将会支付费用缺口;二是杨某妻子王某是书画社的财务管理人员,而书画社是县文联下属的协会之一,认为转入王某银行卡是转入书画社,也即转入文联了,是为了方便结算,而非转入个人账户,为了侵占;三是文联其他领导人员、财务人员对某企业赞助款是知情的。

    根据证人张某、张某某(二人系均文联副主席)、徐某(文联会计)、高某(文联兼职副主席)、陈某、付某(某县宣传部)的证人证言以及对某书画社的情况调查证实,被告人杨某在文代会召开之前,确曾就寻找企业赞助一事向领导汇报,也向文联同事提及。但其在联系到赞助款之后,并未向领导汇报,也未向文联同事提及。相关领导及同事对其是否联系到企业赞助,何时联系到多少赞助款均不知情;其次,被告人杨某联系企业赞助转款时间为2012年9月3日,县监察局对被告人杨某严重违法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的时间为2012年11月份,而“某县某城某风书画社”已于2010年9月14日被工商部门注销,而“某风书画社”系其妻王某2012年11月12日向工商部门申请开业登记,性质为个体工商户,并非文联下属协会。故被告人杨某将赞助款转入其妻名下并非如其说是文联下属协会账户,而系转入个人账户。以文联的名义拉企业赞助款并办理转款手续系杨某利用职务便利进行的私人行为,案发后王某申请“某风书画社”开业登记的行为更印证了被告人杨某有非法占有这笔款项的主观故意。至此,对杨某的主观故意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了。

    对于转入个人账户的行为界定,本案中,杨某辩称的理由经核实并不存在。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贪污贿赂罪的补充规定》第1条对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方式具体规定为“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其中,侵吞是指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其他依法管理经营的公共财物,直接据为己有或非法转归他人所有,其表现方式有三种:①将自己依法管理、经营的公共财物加以扣留,应上交而隐瞒不交,应入账而不入账;应支付而不支付。②将自己依法管理、经营的公共财物擅自赠予他人或者非法倒卖。③将依法追缴的赃款、赃物、罚款等非法占为己有。杨某的行为属于第一种“将自己依法管理、经营的公共财物加以扣留,应上交而隐瞒不交,应入账而不入账”。

    本案中,杨某与王某系合法夫妻,转入王某银行卡就相当于杨某已经实际占有、控制了这笔款项,从2012年9月3日转入王某账户到2012年11月案发,在此期间,这笔款项一直在王某账户,杨某并未如其所说用于经费活动结算。其行为已经侵犯了公共财产的所有权和其作为文联主席职务的廉洁性。

    因此,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本案中被告人杨某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责任编辑:蒲县法院